3D
 
當前位置:   新聞動態 > 媒體報道

上將王震執掌農墾部

時間:2018-04-12作者:羅元生 來源:黨史博覽

在醞釀成立農墾部時,毛澤東早已把目光盯住了王震

1956年初,鷹廈鐵路的施工建設已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時任鐵道兵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的王震向毛澤東和黨中央立下軍令狀:保證施工條件極其艱苦的鷹廈鐵路于今年底全線鋪軌通車。

鐵道兵上上下下,從司令員到普通士兵都進入了決戰“鷹廈”的關鍵時刻。

然而,就在這時,黨中央、國務院正在醞釀著一個新的戰略決策:成立農墾部。

時任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部部長的鄧子恢就成立農墾部的事說:周恩來說了,為了搞好軍墾、農墾工作,以及管好現有的國營農場,要單獨成立一個部,從農業部分出來。而周恩來談到農墾部的成立和任務時,這樣強調:“農墾”翻譯成外語就是“開墾荒地”。建設國營農場,管理國營企業,發展生產,建設邊疆,保衛邊疆,創立并發展新中國的農墾事業,是中國共產黨為鞏固邊防、捍衛和建設祖國而作出的一個重要戰略部署,是治國安邦的一項英明決策。

周恩來講這一席話時,王震也在場。周恩來的指示,對王震有不小的震動。

在醞釀成立農墾部時,毛澤東早已把目光盯住了王震。

在毛澤東眼里,王震是個極有創造性的猛將,敢說敢干敢沖。無論在多大的困難面前,王震總會開拓性地想辦法克服,并能創造出奇跡來。在抗日戰爭最艱苦的階段,王震率領三五九旅,提出“一把镢頭一支槍,生產自給保中央”,開赴南泥灣,拉開了延安大生產運動的帷幕。就是在這塊野獸出沒、荊棘橫生的荒地上,王震開墾出了一片片綠油油的莊稼地。毛澤東看過后,大筆一揮,為王震題詞:“王震有創造性!”

毛澤東對王震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再創奇跡,譜寫新中國農墾事業的嶄新篇章。

1956年5月11日,周恩來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關于調整國務院所屬財經部門組織機構的議案,提出增設農墾部并規定它的四項重要任務:“增設農墾部,管理墾荒移民、國營農場、軍墾農場和華南墾殖等工作。”5月12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十次會議通過此議案。同一天,毛澤東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名義簽署了任免令,正式任命王震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農墾部部長。

王震出生在湖南瀏陽縣馬跪橋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他的生活經歷和對農業的樸素感情,使他對農墾事業情有獨鐘,他曾動情地多次說:“我這個人的革命生涯,就是從南泥灣開荒,到全國農墾,還是開荒。”早年為了農民的翻身解放才扛起槍,現在中國人民站起來了,新中國農墾部成立的時候,王震心里裝的是振興中國經濟之本的農業。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擔任農墾部長4個月的王震,在這次會議上作了題為《國營農場的目前情況和發展遠景》的報告。在報告中,王震回顧了我國軍墾、農墾事業艱苦創業的歷史,特別強調指出,在新中國成立之后,為了醫治戰爭的創傷,恢復國民經濟,毛主席、黨中央高瞻遠矚,曾動員了30多個師參加生產建設,其中進入新疆的人民解放軍在同當地人民軍隊及國民黨起義部隊會合以后,立即展開了勞動生產運動;在華南有幾個師的轉業部隊,組織了墾殖局,種植橡膠和熱帶經濟作物。在談到國營農場的發展遠景和開墾的重點時,王震指出:第一個五年計劃規定國營機械化農場開墾耕地750萬畝,今年就可以完成,連軍墾農場今年將共達到1500萬畝。到1957年共可達到2500萬畝。在第二個五年計劃中將開墾3500萬畝,這個計劃完成后,我國國營農場的耕地將共達6000萬畝。

也就是在這次大會上,就任農墾部長不久的王震當選為中共中央委員。

藍圖已經勾畫出來了,王震渾身上下有股使不完的勁,時年48歲的他,就像在抗日戰爭期間使日寇聞風喪膽的指揮員一樣,不真槍真炮動起來,手里就發癢。在黨的八大上,王震大手一揮,向毛澤東、黨中央和與會代表們規劃了農墾部努力工作的方向:

“為了完成上述開荒任務,我們計劃以新疆、黑龍江和華南為重點,并且根據這些地區的特點,發展大農牧業經濟,經營不同的特產,生產工業原料和出口商品。”

王震的講話吹響了農墾大軍進軍荒山野嶺的號角。

組建墾荒隊伍,進軍北大荒

轟轟烈烈的農墾戰打響了。擺在王震面前的首要問題是墾荒隊伍的來源,要墾荒,必須要有一批身體好、甘于奉獻、不怕犧牲的高素質的墾荒大軍。

1956年下半年,王震委托農墾部副部長張林池赴蘇聯訪問學習蘇聯國營農場使用兵力問題和管理方面的經驗。在訪蘇期間,張林池訪問了蘇聯國營農場部部長別涅吉科夫,請他介紹蘇聯開荒建立國營農場的經驗,農墾部的蘇聯顧問專家寫出了《關于鐵道兵復員軍人在黑龍江開墾荒地》的書面意見,就農場的規模、試驗站的建立、開荒農業技術上的幾個問題提供了經驗。

1958年1月24日,中央軍委發出《關于動員十萬干部轉業復員參加生產建設的指示》,1個多月之后,中共中央成都會議通過了《關于發展軍墾農場的意見》,指出:“軍墾既可解決軍隊復員就業問題,又可促進農業的發展,在有些地區還可以增強國防和鞏固社會治安。因此,在有大量可墾荒地、當地缺乏勞動力,又有復員部隊可調的條件下,應實行軍墾……”

這一直是王震精心策劃和努力爭取的。他積極與總政治部商談,爭取這些轉業復員官兵能到農墾戰線。很快,總政治部就這批轉業復員官兵的具體去向發出通知:“經與農墾部商議,農墾部所屬農場今年可以接收6萬名軍隊轉業的連、排干部,2萬名班以下工農骨干、青年知識分子學員,到國營農場參加生產建設。……由于東北地區國營農場所需人員數量很大,因此,凡去國營農場的排、連干部,應盡量動員到東北地區的國營農場,到黑龍江密山農墾局所屬農場。”

從3月至5月,短短3個月時間里,成千上萬名轉業、復員官兵,從祖國各地,從各軍種、各兵種、各部隊、各院校,統統北上,向北大荒挺進。到了5月底,進入北大荒的轉業、復員官兵連同家屬、非軍籍的工薪制職員,“十萬”大軍云集北大荒。

激動、興奮令王震忘記了疲勞和暫時的困難,他坐鎮北京,與解放軍各總部、各軍種、各兵種打交道,接收8萬多名轉業官兵;又通過鐵道部調撥車輛,晝夜兼程,運送轉業官兵北上。事情安頓好之后,王震又風塵仆仆地趕到密山,坐鎮三江平原東部的大門口,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農墾大軍。這些日子,王震幾乎沒有睡過一次囫圇覺。

1958年4月12日,王震親自在密山車站組織萬人大會,歡迎從全軍各部隊到來的轉業官兵。這天,雖然北國的寒風有些刺骨,但車站上熱浪滾滾,會場上豎立著王震書寫的詩牌:“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英雄奔赴北大荒,好漢建設黑龍江。”

王震在會上作了熱情洋溢的即興發言,在向源源而來的農墾大軍表示歡迎和慰問的同時,王震大手一揮,聲音洪亮地說:“說到困難,目前就有一個具體問題需要解決。來到密山的轉業軍人很多,汽車運不過來,有的同志建議:不坐汽車,走路,走上三天四天就到了自己的農場,早走早到,早到早生產。我看這個建議很好,有革命干勁,大家同意不同意?”“同意!”震天的聲音同時喊出來,回蕩在密山車站。王震興奮地用眼睛掃視著臺下的轉業官兵,站起身,又是大手一揮說:“同意,明天早晨就出發!”

就這樣,散會之后,云集密山縣城的成千上萬的轉業官兵就邁開雙腳,徒步向荒原進軍了!

中國墾荒史上的“淮海戰役”打響了。成千上萬的轉業官兵從祖國各地匯集到邊城,又幾乎在同一時間兵分百路,徒步進軍,向北大荒腹地開進。

著名詩人郭沫若耳聞王震將軍指揮農墾大軍開赴墾區的盛況,心潮激蕩,寫出了《向地球開戰》的詩篇,并當場為王震朗誦。《人民日報》發表郭沫若的詩篇后,全國反響強烈,去北大荒的某部轉業軍官徐先國讀了郭沫若的詩,深受感動,寫下了《永不放下槍》的詩篇,詩中這樣寫道:“感謝郭沫若稱贊,我們去向地球開戰;舉起科學大旗,沖過艱難戰勝自然;一顆紅心交給黨,英雄解甲重上戰場;不是當年整裝上艦艇,不是當年橫戈渡長江;兒女離隊要北上,響應號令遠征北大荒……”

王震讀了這首詩,夜不能寐,欣然提筆,給作者寫了題為《千萬人的心聲》的信:“讀了你的詩《永不放下槍》,我深深感動了。你唱出了我的心聲。我相信,我們成千上萬的同志們都會同你唱……你這首詩我認為是北大荒戰士們的聲音,我已經讓總政治部慰問團的同志把它譜成歌曲……希望你和你周圍的同志們,如同你的詩中所描寫的那樣英雄、豪邁!”

發布一道“奇特”的命令

墾荒大軍開進位于寶清縣雁窩島荒原創建農場群的事跡,充分體現了王震率領下的墾荒將士們艱苦創業、勇于開拓的奉獻精神。

雁窩島原名燕兒窩,南北長而東西寬,呈楓葉狀,它的東、西、北三面均被無固定河床的撓力河和寶清河所包圍,南面則是被稱為“大醬缸”的數十里飄伐甸子。每年春季解凍后,被三面河水、一面沼澤圍困,變成孤島,與外界隔絕,墾殖十分困難。

1957年初春,八五三農場黨委派出先遣隊,頂風冒雪闖進了雁窩島。4月24日夜,托運物是6臺拖拉機,不巧全部陷進了“大醬缸”,情況十分緊急。眼看機器和物資漸漸陷入泥潭,6臺拖拉機只露出10多厘米高的排氣管和駕駛室,包車組長任增學挺身而出,3次潛入冰碴泥水,扒開泥漿,才將鋼絲繩與深陷泥底的機車掛上了掛牌,等他從“大醬缸”里探出身來,渾身泥漿、滿臉烏青地暈倒在同志們的懷里。事后經過搶救才脫險。1958年8月6日,在雁窩島擔任隊長的轉業戰士羅海榮,用河道運送油料,一人推著兩只油桶在隊伍后面,不幸被樹根絆到河里英勇犧牲,年僅26歲。此時他留在四川老家的妻子正懷著身孕,生下的遺腹子長到17歲,又專程來到雁窩島,繼承父親的墾荒事業……

王震得知開發雁窩島的事跡后,立即指示新成立的農墾局文工團派人到雁窩島去體驗生活。當話劇《雁窩島》彩排時,王震親臨審查并提出具體的修改意見。這出戲在1960年農墾部在湛江召開的全國國營農場會議上演出后,深受好評;王震再次親自部署,由北京電影制片廠將此劇拍成電影《北大荒人》。

1956年12月下旬,鐵道兵農墾局召開黨代表會議,王震到會,傳達了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精神。在會上,王震凝視著他的老部下和“鐵兵”們,激動地用洪亮濃重的湖南口音說:“快過年了,我送大家一副對聯:密虎窩饒千里沃野變良田,完達山下英雄建國立家園。橫批是:艱苦創業。”

農墾英雄的汗水、鮮血沒有白流。在王震率領下,像雁窩島這樣開墾起來十分困難的荒原終于都開發出來了。昔日的“北大荒”變成了“北大倉”。

1964年盛夏,正是北大荒麥香千里的時節。朱德、董必武一行來到北大荒視察。當看到昔日荒原已矗立起機械化農場群,所到之處機車隆,“麥浪滾”,林帶如織,公路成網,他們對“王胡子”率師開發黑龍江墾區給予了高度評價。董必武即興賦詩一首:“紅心(星)農場黑土層,麥黃豆綠黍苗青。今年望保豐收確,高屋巍峨已建瓴。斬棘披荊憶老兵,大荒已變大糧屯。雖然經驗有得失,得失如何要細論。”詩的落款,董必武寫道:“敬呈王震同志指正。”

有一次,王震到青年農墾職工生活區去了解情況,同他們促膝而談。當他了解到,許多青年職工,尤其是墾區的復轉軍人,找對象困難,結不了婚,心里很不是滋味。

到了冬季,王震發布了一道“奇特”的命令:每人帶兩個月的糧票和布票,放兩個月假,回內地老家找老婆。找不到的算沒完成任務,不準回來!

有些老兵反映:“我們這把年紀,不好找年輕姑娘。村里的大姑娘,多是地富子女,我們不敢娶!”王震聽到后,十分認真地說:“這有什么可怕的?地富子女也是人民的一分子嘛!即使有問題,你也可教育她嘛!地富子女你都不想去改造,還能改造世界?!”

老兵們聽到王震這么一說,心里踏實多了,都興致勃勃地踏上返回故鄉的列車。

開春時,許多老兵返回北大荒時,身后都跟隨著一個羞羞答答的新媳婦。一兩年后,北大荒增添了不少軍墾戰士的第二代。暮年的王震將軍,每每回憶起此事,都高興地咧開嘴說:“我一生下過的命令有無數道,但我最滿意的就是這一下。”就因為這“奇特”的命令,偏僻荒涼的邊疆墾區有了不褪色的新綠。

毛澤東高興地說:“王震在新疆植棉上又打了一個大勝仗!”

1953年還在新疆工作時,王震決定,由二十二兵團在新疆瑪納斯河流域大量種植棉花,使之成為產棉基地。為了落實好這一任務,并規定二十五師和二十六師要實現2萬畝棉花豐產,實現畝產籽棉400斤。這是一個大膽的目標。因為在種植史上沒有這么高緯度的植棉紀錄。

王震決定聘請蘇聯專家來幫助,這個建議得到兵團其他領導的一致贊同。王震很快把這一想法向黨中央、中央軍委領導作了專題匯報,軍委有關領導在批示中說:“這是個好辦法,借助外援發展自己,是我們建設社會主義的方針。”不久,蘇聯植棉專家迪托夫被請到了新疆。

為了完成好這個艱巨的任務,王震、陶峙岳和被請的蘇聯專家迪托夫、新疆農科院副院長涂治教授在石河子簽訂了一份分工負責的合同。合同規定:王震負責保證從蘇聯進口棉種、化肥和政治思想工作;陶峙岳和參謀長陶晉初負責具體的生產工作;迪托夫負責技術指導;第二十二兵團的劉振世、羅汝正兩位師長負責保證每項工作的貫徹落實。大家都認真地在合同上簽字,以示鄭重。

“要干就干好。”王震開始做政治思想工作。

“我今天來,一方面來看看大家,看看大家的身體好不好,肩膀硬不硬,”王震的話還沒有說完,下面已有人忍不住笑了起來。這笑聲是傳染的,頓時笑聲伴著嘩嘩的掌聲,把古老的瑪納斯河都震醒了。站在寒風中,王震不斷地揮動手臂,繼續說著:“陶司令近段時間看望你們多些,我現在要補上,次數要爭取平齊或超過他;另一方面,我們大面積種棉的任務下來了,我今天要和大家說說我的心里話。話不多,只有兩句,第一句話,我向大家說說當兵是來干什么。有的人會說,當兵就是來打仗的!這話只對了一半。打仗是一部分,生產也是一部分,共產黨的軍隊是又會打仗又搞生產的部隊,這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區別于其他一切部隊的一個獨特之處。第二句話,植棉的任務能不能完成。我說能完成,一定能完成。不過,這話我說不算,要大伙兒說,大伙兒說才算數。我們下達的任務是經過反復的科學論證的。各墾區有去年的植棉經驗,我們今年又有蘇聯的專家和農科院的專家作指導,中央很支持我們,準備從機械和物資上給我們以大力的支持,我們一定會完成好,實現我們的既定目標。……”

王震的講話,極富鼓動性和戰斗性,給全體官兵極大的鼓舞。

幾天之后,王震和陶峙岳又親自找蘇聯專家迪托夫,向他提出了一些技術工作上要注意的事項。

迪托夫卻對中國的兩位將軍說:“咱們都在協作合同上簽字了。我簽了字,我就要對我的技術工作負一切責任;你們簽了字,就要對你們的工作負責。”王震和陶峙岳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由于王震身體力行,深入扎實地在全墾區開展科學植棉的工作,到1953年底,僅瑪納斯墾區各農場就種植2萬多畝棉花,畝產超過了400斤,獲得了空前的高產,創造了當時全國棉花產量的最高紀錄。這個喜訊,立即傳遍了全疆,傳遍了全國,引起了黨中央、毛澤東的高度重視。新疆黨政軍組成了慰問團,到瑪納斯墾區來慰問。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的第一書記王恩茂,新疆省政府主席包爾漢,也都到墾區來慰問。

10月的一天,在石河子市舉行了隆重的慶祝大會。王恩茂在會上高度評價說:“新疆軍區生產部隊,在農業戰線上取得的成績,為新疆各族人民發展生產樹立了光輝的榜樣!”

在北京,毛澤東高興地對人說:“王震在新疆植棉上又打了一個大勝仗!”

1961年2月,王震住院做胃切除手術,出院后經中央批準前往南方休養,4月上旬途經武昌,住在湖北省委東湖招待所,正值毛澤東前來湖北視察,也住在東湖。 4月7日下午,毛澤東約見王震,就農墾有關問題,進行了一次長談。

毛澤東見到王震,首先問詢了他的病情。隨后問道:“你認為國營農場怎么樣,有搞頭么?”王震說:“還是主席在關于農業合作化問題的報告中所提出的,不僅在農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中先有合作化,而且在農業的技術改造中都需要國營農業企業。”

毛澤東又問:“在未來的十幾年內可供開荒的地有多少?”

王震說:“經過踏勘,有8億畝可開墾種農作物,其中4億畝比較好,是頭等地。”

毛澤東說,他剛從廣州回來,從廣州出發時是白天,坐在火車上看,插秧還是太密。他直接派下去的同志專門找了幾個人談,一般都贊成合理密植。王震說,瞎指揮有許多出自領導生產的部門。瞎指揮出于既沒有實際生產經驗,也沒有現代農業科學知識。

毛澤東接著對王震說,你和農業部要用幾個月時間,找些農業科學技術專家來研究一些技術問題。你到湛江去是否找幾個人專門研究技術問題?王震說,有這個打算。毛澤東說,你還是以休養為主,同時認識一批農業科學人員,從中找一些人座談。科學技術問題也要調查研究,可以編一本教科書嘛。王震說,主席說過科學是老老實實的,調不得一點皮。現在我們生產部門多了,要學業務知識,而我們現在政治學習多了,有些平均主義。我在這方面不怕落后。毛澤東說,這不叫落后。比如打仗,打兩個好仗,一個不好的仗,這就算不錯的將軍了。打仗要軍事技術,生產怎么能不學技術呢?從來我們都主張學技術,政治掛帥,就是要掌握技術。軍隊沒有技術,還不打敗仗?你們做些試驗,找老農和科學技術干部參加。如一畝地種水稻收500斤,同樣的土地種高粱也收500斤,把用工、用水、用肥做一些比較。

王震說,我的家鄉地名就叫主粱段,我和張平化同志談過,搞兩個農場做試驗,種高粱。

毛澤東說,搞試驗可以,既然是試驗,失敗了也不要緊,何況這是不會失敗的。

王震說,我在家鄉公社搞過試驗,后來吹了。

毛澤東說,現在好搞了,生產隊有一定的自主權。

毛澤東還向王震問到在內蒙古、新疆、黑龍江搞商品糧的情況。毛澤東說,不要那么著急,再研究一下能搞多少商品糧,要有數據。只要能搞到商品糧,農墾部可以搞些直屬的國營農場。現在有哪幾個?北大荒兩個局、新疆、內蒙古,就這幾個吧!

毛澤東饒有興趣地詢問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情況,關心建設兵團的工業建設,還說到“新疆倒是有石油”。王震匯報了建設兵團大搞工業、種植棉花的成績,還說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不增加人,不增加設備,再開1000萬畝地也可以。之后又談到內蒙古開荒等問題。毛澤東要他同周恩來談一下。

周恩來于4月6日飛抵武漢。王震根據毛澤東的意見,又同周恩來就內蒙古開荒、建立商品糧基地諸問題進行了談話。

隨后,王震來到湛江墾區,廣泛宣傳搞生產要學習科學技術。他對當地農墾干部談到毛澤東這次在武昌的談話:主席說,中國的生產關系解決了,但生產力還沒有解決。廣東墾區要繼續放手發展生產,把土地充分利用起來。

為我國橡膠事業嘔心瀝血

1961年5月1日,王震在華南熱帶作物研究所、華南熱帶作物學院,和那里的專家、教授、工作人員一起歡慶國際勞動節,鼓勵專家、學者各就其專長作出貢獻。他還要求研究所的成果一定要署上研究人員的名字,寫上名字就是表示有人負責。研究成果的署名,這是個責任制問題。如有人提畝產3萬斤,是根據什么提出來的?真是信口開河!

回到北京以后,王震加強了和北京農業大學、北京農業機械化學院專家的聯系,將牡丹江墾區作為這些學校畢業生的實習基地。王震還多次約請北京農業大學教授蔡旭、李競雄等到墾區考察和講學。

當了農墾部長以后,王震便把發展我國橡膠事業列入重要日程,嘔心瀝血,耗費了大量精力和時間。1959年初,中央決定加快開發海南,發展橡膠和其他熱帶作物。2月14日,王震趕到廣州參加了廣東省委召開的關于加速開發海南和湛江地區的座談會。根據周恩來有關指示精神,王震在會上提出對整個工作部署和急需解決的幾個問題的意見。

會議結束后,王震又就發展天然橡膠問題和化學工業部商談。農墾部、化學工業部黨組于1959年2月23日聯合向中共中央作了《關于大力發展天然橡膠的報告》。

1959年12月下旬,周恩來在廣州指示王震:如果發生戰爭,美帝國主義必然在海上封鎖我們,使國外橡膠不能進口,那就會發生很大困難。因此,要大大加快橡膠發展的速度,同時還要發展糧食作物,以利于部隊在海南島固守。王震和廣東省委多次研究如何貫徹這一指示。

這樣,廣東發展橡膠被列為“橡膠專案”。1959年冬季,海南、湛江等地掀起了又一次開荒種植橡膠的高潮。

王震在海南島沿環島公路走遍了各個農場,多次召開會議,組織座談,走訪職工家庭,宣傳中央和廣東省委關于加快發展橡膠和其他熱帶作物的重大意義,總結開荒種植橡膠的先進經驗,還在金江農場種下了橡膠試驗田。由于雷州半島湛江地區風害、寒害比海南島嚴重,王震特別強調一定要先種好防護林帶,使小氣候得到改善,再種植橡膠樹。他還特別強調湛江地區要因地制宜,發展多種經營,種植熱帶水果和糖料、香料作物,支持興建糖廠。王震多次去湛江市郊的湖光農場,鼓勵職工們把這里建設成為風景優美的旅游區。

在王震的親自關懷和領導下,從西北到東北,從冰封大地到熱帶叢林,都建起了許多新興的城鎮。在廣闊無垠的田野上,蕩漾著金色的麥浪和大豆香,連綿不斷的丘陵上,膠林蔚然成片。

日本考察,王震引進了手扶拖拉機和塑料薄膜

1957年秋天,王震擔任農墾部長不久,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及郭沫若、廖承志、王稼祥等決定派出中國農業代表團訪問日本,以作為對日本農業技術交流團訪華的回訪。他們請來王震開會共同商議。大家一致認為,日本戰后農業發展的成功經驗有許多值得借鑒,應該派出各方面負責人及專家組成的代表團赴日本考察。會議最后商定由王震任代表團團長。當場有同志問王震:“中日沒有建交,情況十分復雜,去日本怕不怕?”毛澤東替他回答說:他這個人固然。當時日本還有一股反華勢力公然與中日友好唱反調,為中日兩國間的正常交往設置種種障礙,環境還很險惡。可王震畢竟是王震,戰爭年代面對侵略者的兇殘他渾身是膽,這次有人邀請,為振興中國農業取經而去,雖免不了受到干擾,又有何懼?

這個農業代表團陣容強大,成員包括農業、林業、牧業、農機等方面共30名專家、學者。當時的農業部副部長魏震武、林業部副部長劉成棟(又名劉達)任代表團副團長。周恩來十分關心代表團的工作。代表團啟程前,他于中南海西花廳接見代表團全體成員,交代了兩項任務:一是向日本宣傳中國黨和政府的政策,廣交朋友,促進中日建交;二是調查了解日本農業的先進技術,并就如何吸取日本農業先進經驗等工作授權王震酌情決定。

訪日期間,中國農業代表團的訪問活動經常是遠離城市,在鄉間小路上行進。這時已是深秋,正是農業的收獲季節。公路兩旁是已收割完畢的農田,一堆堆稻捆曬在田間,還有曬在竹架上的蘿卜等剛收獲的作物……這正是了解日本農情的大好時機。

王震注意觀察沿途農情,非常細心。有一天正在鄉間行進,王震似乎發現了什么。他示意停下車來,大步走進一塊剛收割過正在翻整的稻田。誰都沒有在意那里有一臺小巧的、忙碌著的農機。唯有王震眼尖,他發現了這臺不起眼的農機。這是一臺由兩個小號的膠皮車輪馱起的小發動機,發動機上裝著有汽車方向盤作用的長把扶手,扶手下是駕駛員的座位。機器的主人告訴王震,這是手扶拖拉機。王震仔細觀察,反復問詢,看中了它的小巧,認為它正好適用于中國南方的水田地帶。他買了一臺手扶拖拉機帶回國內,并在寫給中央的報告中就中國開發、推廣、普及手扶拖拉機提出建議。手扶拖拉機很快在中國應用了,一時間成為中國農民致富的幫手。因它經濟實惠,一機多用,不僅在我國南方迅速推廣,北方農村也廣泛使用。

在北海道,優質耐寒、味美香糯的大米引起了王震的興趣,他想到幾十萬農墾大軍正以血汗開墾著的北大荒的黑土地、中國東北肥沃的三江平原,那里的土地有條件引進北海道的優良品種。他將這種優良品種引進回國后,就由我國農業工作者培育出著名的“農墾57號”、“農墾58號”等水稻新品種。

日本多雨,訪問期間常見農民身披輕便的塑料雨衣在田間勞作。王震買了一批這樣的雨衣帶回國內,希望給中國農民的田間勞作帶來方便。后來,一位日本的農業專家向王震推薦了農用塑料薄膜。在日本,為打破季節的局限,果農、菜農廣泛利用薄膜培育蔬菜、水果,以便在淡季時能夠擁有市場。日本的糧農更是充分注意到塑料薄膜的經濟實惠,他們在專家的指導下,將塑料薄膜用于育苗育秧,以有效地提高產量。王震也將塑料薄膜買回來,并迅速地在我國大江南北加以推廣,成為重要的農用物資。王震在日本農村這些并非偶然的發現,竟改寫了中國農業發展的歷史,手扶拖拉機和塑料薄膜在中國的廣泛應用,成為王震為中日農業技術交流樹立的無形豐碑。

王震率領中國農業代表團訪問日本歷時兩個月,肩負著中國共產黨中央“考察日本農業,發展中國農業”的使命。回到北京以后,毛澤東和周恩來、鄧小平、陳云、李先念等都分別找王震談話,了解日本農業發展情況。

毛澤東一見王震,劈頭便問:“怎么樣,有驚無險吧?”

王震回答:“報告主席,日本有人處處給我們設置障礙,但日本各界人士,包括普通老百姓卻冒著危險接待我們,對我們十分友好。”

聽了王震所講的日本人民強烈要求與中國人民和平友好的一樁樁、一件件事例后,毛澤東又問道:“這次訪日,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不少農戶家掛的‘和為貴’條幅。”王震說。

噢?日本農民把我們孟老夫子的信條供奉著。毛澤東接著說,有很多人熱情接待你們,說明日本人民偉大的和平愿望是應該充分肯定的!王震呢,你這趟日本之行,除了農業技術考察任務完成得不錯外,日本人民和平愿望的考察任務也完成得不錯。中日兩國和兩國人民應該世世代代和平友好地相處!毛澤東又說,日本民族是個偉大的民族,它既保持自己民族的本來特性,又能非常敏感地接受外來的新技術。這點上,我們應該向日本民族學習。

責任編輯:于鵬

本網為非營利性網站,轉載的文章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來電、來函與我們聯系。
主辦單位:中國農墾經濟發展中心
技術支持電話:(010)59199566/62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南路96號農豐大廈 郵編:100122
京ICP備11035685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4728號
   
3D 天津时时走势图后三 11选5怎么玩赚钱 玩什么视频可以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极速快3我输了20万 福建怏三定位走势图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单期 时时彩后二码稳赚 进入淘宝还能不能赚钱 电子投注单怎么兑奖 武汉的印刷企业赚不赚钱